wellbet吉利坊 孙国峰:调整贷款创造货币渠道 抵消银行影子收缩效果

2020-01-11 17:30:30  来源网络

wellbet吉利坊 孙国峰:调整贷款创造货币渠道 抵消银行影子收缩效果

wellbet吉利坊,孙国峰: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第三届孙冶方金融创新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客座教授,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博士生导师,国际清算银行客座研究员,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

孙国峰在自己的论文中探寻到中国金融风险的本源:银行影子,凭此洞察一举获得今年第三届孙冶方金融创新奖中的论文奖。银行影子是什么,与影子银行有何关系?影子银行规模测算对实体经济、金融政策有何作用?

银行影子放大了金融风险?

孙国峰按照不同的信用行为机制,即货币创造型信用和货币转移型信用,将中国影子银行划分为银行影子和传统影子银行。

他说,中国影子银行主要是银行通过资产创造负债的会计手段创造信用货币所形成的银行影子。银行的资产扩张没有预算约束,在理论上可以无限扩张,怎么去约束扩张呢?他理解有四个约束:流动性约束、利率约束、资本约束,以及银行自身风险管理约束。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资本约束。银行通过搞银行影子来逃避资本约束,隐瞒了真实的风险属性,实际上是放大了金融风险,它是比较重要的金融风险隐患。

“扣除法”测算影子银行规模有何作用?

孙国峰说,银行实际上有两个创造货币的渠道:贷款和银行影子。如果通过双渠道方式投放了较多货币,这些货币通常流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产能过剩企业以及房地产,这对经济结构调整、长期经济增长都是十分不利的。

孙国峰提出了 “扣除法”来计算影子银行规模,即:从银行的负债方入手,用可能负债减去所有“非影子资产”(包括贷款、外汇、企业债券等传统资产)。

孙国峰说,在掌握影子银行规模情况下,尤其是银行影子部分,通过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将理财产品对应的表外资产纳入MPA,对银行影子施加资本约束,银行影子明显收缩了,降低了系统性风险隐患,稳住了杠杆率。

货币政策“不松不紧”?

银行影子明显收缩后,央行第二季度例会中谈到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是否意味着宽货币,宽信用?孙国峰解释说,货币政策不能太紧,太紧会导致经济过快下行,以及可能出现新的金融风险。也不能太松,太松会导致经济结构过去的问题再度出现。

针对近期人民币汇率震荡及目前经济形势之下是否需要调整政策力度,孙国峰认为,总的来看,仍然需要坚持货币增长和经济增长和物价水平上涨保持一个相对合理的关系。目前银行影子已得到明显治理,规模收缩,银行影子创造货币的数量也有一定程度收缩,有必要对贷款创造货币的渠道适当调整,来抵消银行影子收缩的效果。

主持人:张言 编导:张丹丹

上一篇:200亿美元投资收获9公斤,什么玻璃这么金贵?
下一篇:寻找陈澹浦|中国近代工匠世家的祠堂在此